嗷嗷嗷

[周叶]白玉京番外(完)

首先,这是一份迟到的中秋祝福,大家月饼节快乐!

(没错,中秋的时候LZ虽然更新了但是忘了祝福……)

去年的这个时候,LZ和亲友还在你侬我侬,所以这篇番外属于她。然而今年初我们终于分手(拆逆)了!这么多年了真不容易啊!

在这个普天同庆的时刻,把完结章贴出来庆祝一下分手快乐~

其实关于世界赛,番外里面有几个硬BUG,然而我想了想,最后也并没有改……发现的小伙伴就当做没看见吧!球不要当面( ̄ε(# ̄)☆╰╮( ̄▽ ̄///)

这应该是白玉京系列的最后一篇更新了吧,到了和它说再见的时候,突然有点舍不得呢。

最后也是最重要的,祝小伙伴们国庆快乐!有没有被堵在路上啊?LZ没有哦!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翻译觉得今天真是个神奇的一天——就跟做梦一样。

眼前这位完全没有半点职业选手模样的职业选手孙翔,先是莫名其妙吃坏了肚子,接着是从医院逃跑,现在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人,居然又碰到了抢匪?

苏黎世的治安有这么差吗!

举着枪的大汉谨慎地看着他们:“把钱交出来。”

唐昊扭头问王杰希:“这小妖说的什么鸟语?”

孙翔抱着胳膊哼了声:“这里连人都说鸟语,叽里咕噜的,本座就是被他们念叨的头疼才出来散心。”

王杰希看向翻译。

翻译颤抖着说:“他,他们要钱……”

孙翔恍然大悟:“乞丐啊?难怪裤子都只有半截。”

唐昊道:“就这态度还想要讨饭?”

翻译:“……”

王杰希咳了几声:“两位道友,这是在劫道。”

唐昊眨了眨眼:“什么?”

王杰希淡定地说:“我们碰上强盗了。”

 

三位真君在街头解决强盗问题时,总决赛现场已经进入了白热化。

【队伍频道】

海无量:我是把他带进坑还是推到小圆你那边?

百花缭乱:小圆是谁?

夜雨声烦:小圆是谁?小圆是谁?小圆是谁?小圆是谁?

百花缭乱:坑是谁?

夜雨声烦:……你这是想坑我吗小花?

百花缭乱:居然被发现了?

方锐没有再说相声。海无量一路摸、爬、滚,在草丛里和树根边蹭啊蹭啊蹭了好几分钟,姿势极尽猥琐,总算悄无声息地蹭到了正在远程支援队友的枪炮师的膝盖边。

不远处激烈交战的音效掩盖了他的行踪。

这几分钟里明白他意图的观众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解说也捏紧了话筒。

索克萨尔:来

得到了喻文州的指令,隐藏很深的方大大终于出手了。

他第一次出手,就从背后把人家推进了脚下的坑。

枪炮师也不是等闲之辈,一脚踩在那个不起眼的土坑里摇晃了一下,便稳住身形。然而海无量既然冒了头,就不可能只舍得推他一把。

方锐狡诈地绕背抽他,踹他,踢他。

而刚把他糊到树上去的神枪手好像又要来了!

【队伍频道】

百花缭乱:这个新杰好烦,把他做了。

夜雨声烦:本座可算知道什么是智商了!你要做就做为什么非要说出来现在人家都提防你了你还怎么做!

百花缭乱:愚蠢,谁说我要做了

百花缭乱:是你做

夜雨声烦:你叫我做我就做,本座的面子往哪儿搁?

百花缭乱:要面子还是要赢!

夜雨声烦:唉唉唉,我要是能进去现在他们早就死光光了

百花缭乱:这还用说吗,智商呢

张新杰又推了推眼镜,冷静地看着百花缭乱重新把牧师逼回了夜雨声烦的攻击范围,然后又是瞬间卡在了骑士和牧师的中间。就在这一刹那,夜雨声烦猛地转换了视角。

两人同时暴起。

 

在遥远的地方。孙翔皱着眉,一手还捂着肚子,飞起一脚踹飞了强盗手里的枪。

翻译呆住了。

王杰希和唐昊抱着胳膊看热闹。

孙翔一击成功,却毫无喜色,反而满脸痛苦地跳脚大骂道:“我日!腿抽筋……这什么破肉身!”

唐昊哈哈大笑:“逞强装英雄,活该。”

翻译才醒过来:“救命啊!救命啊!哎呀?”

孙翔好像没站稳一样,扑到了另一个劫匪的身上,拳脚相加,把人直接打晕了。

只见他一边打一边骂:“什么破身体!打得我手疼!”

唐昊等了两分钟,不耐烦了:“有什么好玩的,快点杀了走人。”

翻译手里那只就算遇到强盗也没舍得放弃的漂亮包包,在这句话后啪嗒一下落在了地上。

王杰希制止了他们:“这里不能杀人。走吧孙道友,手比较重要。”

唐昊不满:“打打挺好的,我看他肚子也不疼了。”

翻译泪流满面:“……好可怕!谁来告诉我这几个人是谁!”

孙翔意犹未尽,捂着肚子走回来。身后堆着几只被打成面口袋的劫匪。

周围已经聚了不少外国人,全是一副我伙呆重症患者的样子。还没忘记拿手机拍照。

王真君面不改色对翻译说:“画眉小姐。”

翻译:“呃?”啥?什么意思?为什么是话梅小姐?我偷偷吃话梅被看见了?

“我们走吧。”

翻译一回头,唐昊和孙翔早已经如同脱缰般飞奔出去好远——大神们虽然不懂此地风土人情,但是想来当众闹事的后果不管在哪儿都一样——此时不跑更待何时!

三位处变不惊的真君和一位话梅小姐一路狂奔在苏黎世街头。

 

夜雨声烦的幻影无形剑干掉了终究支撑不住的牧师。

他们面对的不是刚经过三个月磨合苦练的队友,而是千万年来历经艰险,无数次互相扶持死里逃生的一对道友。这些天降系道友的技术因为内馅换了而不是最巅峰状态,可无数年积累下来的眼界和默契却也没有凡人可以相比。

机会!

百花缭乱毫不犹豫,直接丢下了骑士冲向树林。在另一边是一直在努力当好靶子的索克萨尔。

有一种默契叫道友。

但也有一种默契叫死道友不死贫道。

顽抗到了最后还是没能保护队友的骑士忽然发现自己居然被放生了,现在凶猛的敌人重新只剩下一个,还是个残血的脆皮?

夜雨声烦:张佳乐!你等着!你忘恩负义!果然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吗!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植物人!就这么把本座给丢了啊啊啊啊啊!混蛋混蛋!

百花缭乱:这是跟前辈说话的态度吗?速来。

夜雨声烦:怎么来!这家伙死咬着我不放打得我好疼!别逼本座发飙啊!

百花缭乱:爆发吧道友!伏龙天翔翔翔翔翔!

夜雨声烦:YOOOOOOOOOOOOOOOOO!

一叶之秋:少天,再YOOO就要死了。

海无量:233333333333333333333!

夜雨声烦:我一直想问很久了,这东西到底什么意思?

张佳乐真君全神贯注地观察着游戏里百花缭乱身边的情形,抽空瞄了一眼聊天频道,十分娴熟地开始敲击键盘:难道你认为我会知道?

愚蠢的人类!

 

胜利的天平一点一点向着中国队倾斜。

被快刀斩乱麻打得措手不及的敌人猛然发现,索克萨尔不知什么时候换了装备。

Mars觉得这次比赛最大的失误已经暴露出来……一叶之秋根本是想要把他耗死在这里!

这个该死的战斗法师根本就不正面对决,一直在他面前变着花样扑腾,挠一挠就退了。然而等他想回击,对方又凶猛地扑上来展示武力……几次三番的试探后,Mars确信叶修唯一的目的是彻底地把自己和队友们分开。

Mars想尽方法试图摆脱这个烦人的家伙,但是收效甚微。两人的作战并不算激烈,血线在以一个规律平缓的速度下降。

现在Mars被分割在一个根本看不到战场情况的角落,他没法指挥队员做出有效的应对。虽说队员里也有能够独当一面的战术家,可是正在被夜雨声烦缠着不放——任谁被这个世界顶尖级别的剑客缠身,都没有多余精力管其他了。

骑士现在连打字都困难。

索克萨尔的改变是最大的。喻文州出人意料地带了两套装备,做了两手准备。

换装备不算什么新战术,不说叶修,各国选手可能或多或少都用过这招迷惑敌人——但是用在世界赛的总决赛现场就让人震惊了。

喻文州换上输出装后依旧游刃有余的表现,让观众相信他已经为此准备了很久。

甚至可能久到超出众人的想象。

楚云秀捏着饮料看了半天,忍不住转头对张新杰说:“我突然很想知道他这一招原本打算用在谁身上……”

张新杰推了推眼镜:“可怕的猜想。”

 

孙翔捂着肚子扶着唐昊回来时,这场荒唐得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比赛已经进入尾声。

首先发现不对劲的依旧是张新杰,他觉得身边忽然安静了下来。

苏沐橙不再津津有味吃零食,还时不时和楚云秀说一些和比赛完全无关的八卦,而是聚精会神地盯着一叶之秋。

肖时钦也不再跟李轩聊玄幻小说,反而开始紧张地计算着双方的胜率:“有机会,但是少天恐怕要倒。”

李轩撑着脸:“百花缭乱血量不低,一换二还合……漂亮!”

夜雨声烦倒下了,带着同样不甘心的Mars。

在不按理出牌了整场的最终时刻,黄少天展现出了他的刺客本色。

夜雨声烦忽然放弃了近在眼前的拳法家一个后跳,拔刀斩开路,直接冲向了刚刚赶来救场的Mars。

冰冷而璀璨的剑光亮起。

随后是无数绚烂夺目的技能特效。

不管是疯狂甩大招的拳法家还是剑客,都不能阻止夜雨声烦那如冰雨般一串串不间断落下的剑光,精准地收割着生命。

无法逃避,无法终止。

这是一柄让人惊心动魄的妖刀。当他出鞘时,谁也无法掩那一刹那的风华。

更可怕的是,他死了还可以继续刷屏。

【队伍频道】

夜雨声烦:卧槽怎么一下子就死了!明明刚开始!我还没发威呢怎么死的我去我到底怎么死的!孙翔你怎么不救我你在干嘛!咦队长你也死了?什么时候的事啊!有没有搞错?

夜雨声烦:哎呀世界赛真好,躺尸也可以聊天真爽。

索克萨尔:少天,一叶之秋是叶修。

夜雨声烦:哈?那孙翔呢?说好的孙翔呢耍我呢?早知道是叶修我才不上呢现在还活着呢。话说回来难怪不救我啊叶不修你一贯不要脸!不管你了冲冲冲啊张佳乐!我们要赢了!

夜雨声烦:干死他!干死他!干死他!干死他!干死他就是世界冠军了!再也不是三亚四亚五亚!从此可以昂首挺胸做人了乐乐!

夜雨声烦:乐乐你看见我说话了没?难道死人聊天只能给死人看?队长你看见我说话吗?有人看见我说话吗?

一枪穿云:……

索克萨尔:快结束了

百花缭乱:闭嘴!

海无量:……这是多大仇啊?

夜雨声烦:哎呀老海你也死了?你在哪儿?

海无量:我在冰冷的太平洋底,深深的,深深的,好深。

一叶之秋:蹲复活点就给我好好蹲着,一个个的都老实点啊。不要侵占指挥频道。

百花缭乱:就是

百花缭乱:多反省,少刷存在感。

【公共频道】

夜雨声烦:看来你干掉那个拳法家了啊,这么跩?

索克萨尔:啪啪啪~

海无量:啪啪啪~

海无量:喻队我们是在提前庆祝胜利吗?

索克萨尔:是啊

说话期间,一叶之秋已经和一枪穿云顺利会师,两人都是残血,碰一碰就倒。

百花缭乱追着剑客,从小树林一直追到沼泽地。

【公共频道】

百花缭乱:跑什么!早晚都是死!出来!你们输了!

夜雨声烦:冲啊!冠军!我们赢了!啪啪啪啪啪啪啪!

海无量:冲啊!冠军!我们赢了!啪啪啪啪啪啪啪!

索克萨尔:冲冲冲~啪啪啪~

Mars: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中国联赛死人要禁言了……

一叶之秋:很痛苦吧?

Mars:唉!

一枪穿云:冲冲冲~

一叶之秋:……

Mars:Waite!刚才那是周吗!

一叶之秋:是啊……现在怕了没?

Mars:……好怕

百花缭乱:怕了就叫你那个剑客快来,单挑吧!

一叶之秋:成全他吧小马,是时候结束了。

夜雨声烦:成全他吧小马,是时候结束了。

海无量:成全他吧小马,是时候结束了。

Mars:等你们什么时候能念对我的ID再说。

 

聊天不过是短短的几个呼吸,比赛结束了。

叶修摘下耳机,没有立刻起身。

台下排山倒海般的巨大欢呼传来,他只觉得恍如隔世。

摸着熟悉又不熟悉的键盘,看着抱在一起的队友,叶修笑了笑。

他转向站在一旁的周泽楷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小周被一群激动过头的队友轮番抱完,立刻浑身皱巴巴,衣服都被扯坏了。现在他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惨遭蹂躏的可怜气息,站在那里发呆。

这会儿他安静地看向叶修。

张佳乐抱完了一圈,看见他们站一起,立刻扑了过来。叶修接住他,把他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肩膀上:“知道你忍很久了,哭吧。”

周泽楷:“……”

张佳乐没有上当,一脚将他踹开,兴高采烈跳下台,继续去拥抱场外旁观的队友们。抱完头疼脚疼肚子疼痛苦不堪的孙翔后,他连两位妹子也没放过,最后一起报了个满怀。

张新杰趁机拍了张照。

照片上张佳乐笑得满脸灿烂,左手搂着苏沐橙右手揽着楚云秀,两个妹子也是一脸阳光十分配合,同时对着镜头竖起了大拇指。

最后这张照片和另一张不知怎么流传出去的照片,在不同的时段里先后上了各大电竞杂志的封面。

除此之外,霸图的训练室里也挂了两张。小队员们纷纷认为,这是前辈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:只要刻苦努力不放弃,冠军会有的,妹子也会有的……哪怕是汉子,早晚都会有的……

周泽楷显然也坚持这个观点,全队集合准备上台领奖了,他还站在那里动也不动,欲言又止,用眼神控诉前辈。

“发什么呆呀小周?”叶修无奈地扒拉他抱住自己的胳膊,“该上台了,都等着你呢。”

“你答应的。”

“我答应什么了……”出于对这个只有20来岁年轻人的深刻理解,他立即转移话题,“对啊没错吧,我早就说了,我们会赢的。”

那是因为你们最后终于恢复正常了。果然立即就被比赛转移了注意力,电竞选手周泽楷在心里默默想。

叶修挣开他,顺手帮他理了理可怜的外套。

周泽楷安静地看他做完一切,再开口时就带了点忍不住:“别走。”

小周半点也不傻,他很清楚地知道这个叶修前辈和以前的前辈不太一样,就像刚才那群奇葩队友也不完全靠谱一样。

可是现在那群队友已经恢复正常了,眼前这个叶修是不是也要恢复正常了?

“是这样的小周……”叶修无视周边无数诧异的目光,将手指压在他的嘴唇上,轻轻点了点,“你看,其实这只是一个梦。等你醒了,就不记得我的事了。”

周泽楷只愣了一瞬,便立即不假思索道:“不会,只会更喜欢。”

叶修禁不住笑道:“我都没发现,小周嘴巴很甜嘛,真应该多说说话。”

“我梦见你。”周泽楷忽然说,“每天。”

正在看领奖台的叶修诧异地侧过头。

“有时候你比我高。”

“有时又没有。”

“有时候你叫叶秋。”

“我梦见过你抱着一只小狗,白色的。”

叶修缓了过来:“别这样……”

——那不是狗,那是方锐大大,就在你后脑勺上比非主流剪刀手呢!

“有时候会下雪,更多的时候会有月亮。”

“我梦见你说喜欢我。”

叶修感到眼睛被亲了一下。

周泽楷伸出手,细细触摸着他的脸:“我一直想这样做。”

我第一次看见你,你叫叶秋,教科书一样的前辈。

我在梦里见到你,你叫叶修,无所不能的叶修。

每天早晨醒来,你依旧在那里。和其他人一起,就站在我面前,却不再像梦里那样喜欢我。

而我却只能一天一天更喜欢你。

但那些支离破碎的梦境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真实。

“不要走。”周泽楷认真地看着前辈的眼睛,“试试喜欢我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叶修看着他的眼里倒映着自己的影子,本来想捏捏他的脸,也终究没下得去手,“……可是再不走,我就有麻烦了。我要是有麻烦,你也就有麻烦了。”

周泽楷觉得如果现在是在评一个世上最会煞风景奖,叶修也毫无疑问地可以捧起这座奖杯。

“小周。”叶修心软了。他伸出手,再次抱住他,“我喜欢你……每一个我都喜欢你。”

感觉到怀里的身体僵住了,叶修拍了拍他的背:“本座只能为你做到这里了。”

周泽楷:“……”

叶修伏在他的肩膀上,不再吭声。

又过了一会儿,周泽楷感觉怀里的人动了动,挣开了他的手。

叶修看着有点不情愿地睁开眼,还长长地呼了口气。

“前辈?”周泽楷感觉到原本的叶修回来了。

“走吧,世界第一帅,去跟小伙伴们一起合个影。”叶修看了看四周,笑眯眯地拍拍他,让他上台。

周泽楷这才看见小伙伴们都在拼命抢位置。

“等等。”后面的人忽然叫了一声。

周泽楷停下脚步,回过头。

叶修替他把队服的领子拉正:“这才帅,去吧。”

评论(18)

热度(5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