嗷嗷嗷

番外(5)

今天学到了一个新词,叫做混更。

于是我也来混更一下。

 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

“前辈。”喻队长的意识一贯跑得比行动快,好在现在不禁语音,他把手指压在嘴唇上,诚恳地提醒说,“注意影响。”

因为刚才的热吻,叶修的脸是红的,眼里泛着水光,嘴唇还有点肿。

喻文州看了一眼气势汹汹赶上来的周泽楷,很明智地说:“我先去找一下主办方,换人的事情得提前打招呼。”

叶修被转移了话题,点头说:“我已经说过了,不过再说一下也好。正式点。”

喻文州嗯了半声,迅速走开。

叶修感觉到后面的人靠了上来。周泽楷把手搭在他肩膀上。

本来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动作,如果心情好,叶修还能回过头主动亲一口再玩玩别的神马的……但是现在叶修只觉得浑身僵硬——该怎么解释呢?我一直认错人了?明天以后你才会喜欢我?

周泽楷只用了一点点力气,就把叶修掰过来了,因为他根本就没反抗。

现在他们面对面了。

叶修努力镇定:“呃……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周泽楷很直接说。

“等比赛完了……啊?”

叶修已经很多很多年没听到周泽楷同时说出三个以上的字了,刚在一起时他还会问一声半声“疼吗”,现在他已经完全不再问,彻底进入了一种随心所欲,想怎么搞就怎么搞的境界。事实上来这个世界前整整一万年,周泽楷就没说过一个字。他更喜欢用手指在叶修身上直接“交流”。以至于突然听到这么流利的话,叶修一时有点儿消化不了。

“从以前……”周泽楷很认真地看着他,那清澈执着的眼神让叶修很容易就想到了他年少的时候。

叶修伸出手指,压在小周的嘴唇上,制止他继续说下去:“嘘……不是这样的。”

周泽楷疑惑地看着他。叶修忍不住捧着他的脸,轻声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”

周泽楷抓住他的手指,执着地继续说:“喜欢你。”除了这句话,他再也不会更多的表达方式了。

令他感觉到了希望的,是叶修并没有拒绝他,不管是断然拒绝还是婉拒都没有,他只是用看情人的目光看着他,温柔地说:“你当然喜欢我……但不是现在。”

不是现在你为什么亲我……周泽楷觉得有点开心又很委屈。

两个人默默凝视着对方,叶修觉得麻烦了。难道要直接跟小周说,对不起啊宝贝,我不小心把你当成几百万年后的你了?我们是又过了很多年,经过了很多事,才真正在一起。如果现在就跟你搅基,再过没多久你自己就又要开始吃自己的醋了?

眼看着周泽楷又要开口,叶修立刻说:“为了以后的幸福安宁,我们还是先比赛吧。”

想到以后的小周会逐渐长成一个心机深沉又霸道的家伙,现在的他是多么可爱啊。

叶修忍不住用嘴巴再次堵住了小周所有的话。

喻文州回来的时候,欣慰地发现队员们恢复正常了,都在电脑前勤奋地练习。整个训练室没有人说话,只有电脑音效环绕。

这个时候,已经是下午五点。距离最终决赛还有三个小时。

喻文州上线,给索克萨尔做最后的微调。和英国队的半决赛他没有上场,决赛的战术却需要他保持最好的状态。

小妖女翻译踮着脚尖走进来,轻声问叶修要不要去吃晚餐,叶修看着聚精会神的战友们,摇了摇头。

八点整,队长提交选手名单和出场顺序。

现场的观众,记者,以及远在国内的职业选手,还有全世界的荣耀粉们屏息以待。决赛场上是令人窒息的安静。

直到大屏上用三种语言打出双方参赛选手的姓名和角色名。

就像微风拂过水面,现场观众的嘈杂声从无到有,渐渐大了起来。经过十几轮的赛事,国外的荣耀粉们已经很熟悉中国队的队员。然而正因为熟悉,他们才惊讶。

中国队擂台赛选手依次是:唐昊、苏沐橙、李轩、肖时钦、王杰希。

中国队的团队赛选手分别是:喻文州、黄少天、周泽楷、方锐、张佳乐、叶修。

后来有记者这样认为:在面对史上最强的对手美国队时,中国人先是上了一个已经世界闻名的手残队长,用于迷惑敌人;其次,他们临阵换上了一位众所周知的外挂型的坚攻手,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;最后,他们竟然还没有带治疗!

这位记者哭着咆哮了三遍——他们真的比任何一支队伍都需要治疗啊!

擂台赛中国队领先两分。有点出乎周泽楷意料,却是叶修预料之中——如果说这些真君们来到这一边还有什么能力可以不受限制的使用,那就是千百万年来练就的眼力、反应能力以及过目不忘的记忆力。正如肖时钦只用了不到五个小时就看完了所有他能找到的电子书,他们快进看完了美国队世界邀请赛所有的对战视频,记下了对方每一位选手使用过的技能和CD时间。也记下了对付这些技能需要的手法。

死记硬背,再加上长年生死一线中练就的反应速度,鸡蛋们超常发挥出了猕猴桃的大部分实力!这些鸡蛋毕竟是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真仙,临场应变上比猕猴桃要铁血百倍——输了游戏还能从头再来,输了战斗就是死路一条。于是除了唐选手一开始不小心砸烂了键盘,擂台赛一切顺利。

擂台赛的排兵布阵怎样中规中矩,团战的选手名单就怎样出人意料。尽管美国选手都知道敌人的领队是一个不按理出牌的家伙,但是真的发现他不按常理出牌的时候,还是会受到巨大刺激。美国队的队长在队员的要求下一共问了裁判三次:“他们的战斗法师病了?”

“胃痛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吃坏肚子?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?”

可最大的刺激并不是叶修带来的。

团战开始第五分钟,因为地图大,双方还在赶路加兜圈子,没有正面接触。

沉默已久的公频里,第一句话来自中国队的夜雨声烦。这本来也是预料之中的事儿,要不是语言不通限制了发挥,黄少天的垃圾话本来应该能够起到可怕的杀敌作用。

夜雨声烦很谨慎地问:现在可以说话了吗?

和他走同一条路的一枪穿云把双枪插回枪套,保持了一贯的沉默。

公共频道,一叶之秋说:不能。

夜雨声烦:但是这样走路很无趣啊

百花缭乱:本座也很无聊!

海无量:叶大大,这样真的很无趣

海无量:等等,等等我看见敌人了!

百花缭乱:在哪里!

夜雨声烦:报坐标!

夜雨声烦:你知道上面只是随便说说我看不懂那堆东西!告诉我方向!快告诉我方向!东南西北上下左右?!

索克萨尔:……

一叶之秋:你们的简体字都学得不错啊?

索克萨尔:你看到的是我,方大大求放过。

一叶之秋:除了文州和小周谁也不准说话。

夜雨声烦:那可真是寂寞如雪了。

百花缭乱:那可真是寂寞如雪了。

海无量:那可真是寂寞如血了。我这算是破坏队形吗?

一枪穿云:……

百花缭乱:糟糕我又走回来了,我好像迷路了。

夜雨声烦:别急我这就去接你!

海无量:看地图,找小点点,看到小点点吗?那就是我们。

夜雨声烦:这里有条河,是不是要先游过去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公频里出现了另一条破坏队形的消息。

Mars:请问你们是在说相声吗?

海无量:相声是什么?

一叶之秋:愚蠢的火星人啊,果然会被敌人的故布疑阵所迷惑吗?

夜雨声烦:什么是相声?好吃吗?

Mars:……

百花缭乱:会说中文了不起啊,出门带牙刷了吗?

海无量:我觉得他带了。

夜雨声烦:肯定带了,咱们都带了。

Mars:……SORRY我错了我不该插嘴,我们认真来一盘吧。

一叶之秋:少天别乱跑,到我这里来。

一叶之秋:方大大继续前进。

一叶之秋:文州大大……我相信你。

一叶之秋:张大大,给你个表现的机会,好好潜伏,对就在那儿别动。

一叶之秋:小周在干什么?

一枪穿云:=

一枪穿云:打

激烈的枪声,宣告了敌我双方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开始。

评论(42)

热度(6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