嗷嗷嗷

番外(4)

虽然是迟来的问候……大家国庆快乐哦!有木有被堵在高速上啊?

 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 

“出了什么事?”正在和国内联系的喻文州急匆匆赶了过来,脸上还带着汗。喻文州这么狼狈的样子可不容易见着,所以原本围着孙翔的诸位天仙大大们都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他半天。

孙翔之前一直捂着肚子喊“是谁暗算本座”,发现喻文州来了,他还有自觉,知道不能随意暴露身份,于是咬牙不吭声了。

队医很快做出了诊断,结果让喻文州震惊得连文件夹都拿不住了:“你是说……他吃多了?”

难得来一趟新世界,因为暴饮暴食引发胃绞痛的孙翔真君即将被救护车拖走。叶修和喻文州必须跟着去一个,至少要办好手续。想到孙翔的性格以及两人没其他人那么融洽,不等叶修行动,善解人意的喻队长就主动说:“我去一下吧,应该很快……”

叶修没有反对,他点头说:“早去早回,我给他们做一下练习。”

喻文州打完招呼,头也不回地迅速走了,后面跟着一堆工作人员。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效率——决赛人选还没有最终确定,已经先倒下了一个,这种时候要是有谁敢夸一声如此镇定不愧是喻队啊……喻队长肯定不介意呵呵他一脸。

叶修回过头,沉下脸,准备收拾刚才乱成一团的麻烦们。

可是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停住了脚步,因为苏沐橙正在和楚云秀说话,苏沐橙好奇地问:“咱们的对手在哪儿呢?我怎么一直都没看见。”

“他们在楼上训练吧。”楚云秀心情也不是很好。事实上她和张新杰的心情都有点沉重,昨晚的几种战术布局里,一叶之秋可都是要上场的——不过鉴于其他人根本不懂发生了什么事,那心态保持得是非常好。这会儿还在集体检查使我方损失一员大将的棉花糖呢。

“楼上?”苏沐橙抬起头,看向上方,终于露出了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本来面目,“那岂不是踩在我们头上了?”

孙翔被抬走都没反应的唐昊终于抬起了头,他把手机拍在桌上,冷笑着问:“是谁敢踩在本座的头上?”

张新杰看着他们,脸上是深思的表情。他一路上一直都在不停地接电话,以至于跟不上形势,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……然后很不幸他的手机又响了。

周泽楷镇定地坐在那里,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——反正他只是颗猕猴桃。

叶修打好腹稿进来时,看见的就是周泽楷很认真地敲着键盘做练习。张新杰在角落里接电话。而其余的天仙大大们则齐刷刷地抬头凝视着天花板。楚云秀不明所以,也跟着看天花板。

这诡异的一幕让跟着叶修的世界邀请赛官方人员流出了冷汗,不知道是不是被屋内大大们的王霸之气所震慑,他和叶修确定了什么,就悄悄退了下去。

叶修咳了两声,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,才说:“计划不变,我用一叶之秋。”

所有的人都哦了一声,继续杀气腾腾看天花板。一叶之秋是毛?不知道……谁在乎。当务之急是被人踩头上了好吗!

叶修深知,对这些大能们来说,头可断,血可流,脸面不可丢,所以他强调:“不准拆楼!不准和其他队起冲突!要是不服气被踩,就堂堂正正干掉对手。”

李轩放下牙刷,开始活动手腕:“对手在哪?本座这就去堂堂正正干掉他们。”

“好主意。”方锐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就要起身,“现在就去,咱们先下手为强。”

“坐下!”叶修满头黑线阻止了这群人的异想天开,“在这里杀人犯法。”

“叶修说不准拆楼呢。”苏沐橙小声和黄少天嘀咕着。

“那就放把火,放把火总没问题了吧。”黄少天心思转得快,立刻找到了在有限的条件下雪耻的新方法,“杀完人放把火一了百了。本座当年云游天下时都这么干。这样,我待会儿先去堂堂正正把人干掉,然后苏仙子你来放火……我记得你很会放火。”

苏沐橙快乐地点头:“好的呀,我也很久没有亲手放火了~~~”

叶修已经顾不了张新杰和楚云秀,他花了五分钟让这群嚷嚷着要灭人一户口本的大仙们明白,这个世界的“干死他”有时候不是真要“干死他”的意思……堂堂正正干掉对手,是指在游戏里的赛场上把对手的角色打死。

肖时钦拿起自己平板电脑:“诸位道友稍安勿躁,这是电竞比赛。我们要按照规则来。”说着他居然开始讲起一般电竞比赛的基础规则来,还讲得像模像样。

大大们听得津津有味。肖时钦把电竞比赛规则和百年一次的宗门大比做了一个横向比较,他们都听懂了!

叶修几乎是感动地看着恢复平静的大大们,然后他看了看肖时钦的平板界面,那是一个国内知名的原创文学网站。肖时钦大大正在看一本有关电竞选手的长篇小说。

叶修:“……你不是在研究宇宙大爆炸?”

肖时钦略带了些忧伤道:“科学已经不能解释我的疑问。”

难道YY小说就能了吗?

叶修懒得管他们了,他坐了下来,周泽楷默默地拿出一叶之秋的账号卡递给他——孙翔早上起床后压根就没管这张卡。现在想起来,这群外星人真是浑身破绽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。

看到账号卡,叶修立刻想起了更重要的事:“你们几个先上一下游戏给我看看。”

他让在场的几位大大通通坐到电脑前面去。然后迅速替他们登陆了账号卡。张佳乐吃着棉花糖,眼巴巴看着叶修噼里啪啦敲了一通键盘。叶修敲完对他说:“记下来没有?就这样玩。你和小周打一场试试。”然后夺过那半袋子棉花糖,“别吃了,吃出病来你要后悔一辈子。”

随即,叶修走到正在研究角色的王杰希旁边,也毫不客气地噼里啪啦敲了一通键盘。

王杰希很实事求是地说:“先教我怎么打字吧。”

叶修正在给苏沐橙看快捷键,就听见张佳乐很惊讶的声音:“你的这个好像比我大啊……我能玩一下吗?”

叶修:“……”

叶修回过头,发现张佳乐正兴致勃勃地指着屏幕上的碎霜和荒火,充满期待地看着周泽楷。

比起在某些事情上毫无自觉的土包子张真君,生在新世纪、长在新社会的周泽楷终于被这个疑似性骚扰的问题给震住了。他看着张佳乐很纯洁的眼神,整整一分钟都没反应过来。好在他的对手也还在认真等待答复,没有趁机把他给打死。

叶修用力扯过很单纯想要换武器玩的张佳乐:“不能。”

一辈子都没见过枪的土包子依旧不死心:“那是什么东西?为什么我只有一个?我这还有个蛋……球?”

一直在认真练习的楚云秀终于发现了不对劲,她把头扭了过来,似乎摸不准张佳乐到底是什么意思。叶修只能庆幸张新杰还在接电话——韩道友实在太给力,完全吸引了张新杰所有的注意力,必须给他记功。

“那不是球是手雷。”新世纪学霸肖时钦大大解救了叶修,他百度了弹药专家的武器,分享给张佳乐,“职业不一样,武器也不一样。不能换。”

周泽楷盯着屏幕看了很久,突然推开了键盘。然后站起来,一声不吭地走出去——他已经忍无可忍了。他不在意和一群鸡蛋处在同一个房间里,不在乎和一堆莫名其妙的外星人做队友,反正都还挺可爱的——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他们还能认真履行身为职业选手的职责。决赛在即,还分不清情况的队友他实在接受不了。

叶修一转头发现周泽楷不见了,赶紧把一屋子的麻烦丢下,追了出去:“小周。”

周泽楷沉默地转过身,叶修能感到他压抑的怒气。

他的眼睛在说话,他在说我是来比赛的,不是来搞笑的。

叶修一看到他这自己憋气的样子就觉得很心疼。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脸。

周泽楷微微往后仰了一下,很快恢复了平静。

叶修捧着他的脸说:“没关系,回去就把这一段抹了。”

所有人里只有他知道,这个世界里第一届邀请赛他们是冠军,中国队的最高战绩是四连冠。所有的人也只有他用血的教训证实过,不管是哪个世界,已经发生的事实都不会因为换了人就可以改变。

抹了?周泽楷疑惑地看着他。录像吗说抹就抹?

周泽楷觉得今天一天简直就是在做噩梦,除了一件事……他试探着伸出手搭在叶修的肩膀上,叶修没反应。

他用力把叶修搂近了。叶修轻轻抚着他的脖颈,弯起眼睛笑道:“还要撒娇啊,又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周泽楷近距离看着他的嘴巴一张一合,忍不住亲上去了。

叶修的眼里虽然有点惊讶,但还是没反对。反而很配合地松开牙关,回应他的吻。

周泽楷感觉叶修的舌尖灵活地扫过自己的上颚,和自己纠缠在一起。

他搂得更紧了些,准备暂时忘记一下比赛,全身心投入到这个吻里。

没想到他刚刚找到点感觉,就被用力推开了。

叶修推他的动作太猛,差点把他给推个跟头。

“我靠!”

叶修的一只手撑在他胸口,满脸通红地喘气,看他的眼神就像看鬼一样,“小周?!”

周泽楷被他的表情吓了一跳,也顾不上亲到一半被踹开心理受伤了:“……前辈?”

“我!@#¥%……”

周泽楷从来没见叶修骂过人,这会儿叶修大概是说完了这辈子能说的脏话,虽然也就是靠日擦轮着来了一遍。

发泄完了,叶修剧烈的呼吸总算平稳了一点,他又看了周泽楷一眼,似乎是想说点什么。最后他伸手做了个制止的动作,转过身,迅速走了。

周泽楷:“……”

周泽楷不知道自己哪儿做错了。他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错,先挑的明明是叶修。

叶修一路跌跌撞撞,顺着走廊里的地毯往前走,压根没看自己走到哪儿了——直到他迎面遇见了熟人。

简直就像看见了救命草,他一把抓住对方:“快……就你了快回去一趟,帮我把小周叫来。”

对方用奇怪的表情看着他,然后目光越过他的肩膀:“小周?就在后面啊。”

叶修想把自己杀个七八九十遍,他现在是连头都不敢回:“不是现在这个。是那边那个。”灯下黑,什么叫灯下黑,这就是灯下黑。居然认错了!

对方不解地问:“那边?哪边?”

叶修定了定神,恢复清醒,才发现自己抓住的是喻文州。他安顿好孙翔赶回来了。

叶修:“……”

喻文州看看叶修又看看周泽楷,看看叶修又看看周泽楷,他懂了。

内心深处跑过一群羊驼时,喻队长还没忘记抽空看一眼监控在哪儿——冯主席的心脏最近还好吗?

评论(45)

热度(65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