嗷嗷嗷

番外(1)

亲爱的生日快乐!祝愿你明年自己默默度过这一天,不要再来找我了!一个这样机智的我到底怎么安慰一个这样愚蠢的你!

 

+++++++++++++++++++

 

其实还没起床的时候,叶修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。

首先周泽楷不在。其次是床很软,枕头更软。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睡过这么软的枕头——这么些年来他除了偶尔心血来潮嘿咻一下,根本就不需要床。事实上如果每次都肯满足小周的爱好的话,他们即使嘿咻,也不需要床……

房间里冷气很足。叶修几乎是本能地拉开灯,看着雪白的被子和枕头,他确定自己回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
他正看着自己的双手,就听见了敲门声。敲门声不疾不徐,响了三次就停。叶修也不着急,他穿上睡衣,先看了一眼镜子,才耷拉着拖鞋走过去,拉开了看起来就很现代的房门。

一个短发,拿着一摞文件夹的喻文州站在门外。看惯了宽袍广袖,锦衣玉带的喻文州,乍一看现代打扮的他,叶修几乎认不出来了。不过他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十分眼熟啊……叶修的脑袋里嗡了一下,终于记起来了。

这是国家队的队服……这里是苏黎世的酒店!他就是在这个房间里睡下,然后直接回到了那个世界。

叶修立刻打断正欲开口的喻文州,直接问:“今天几号?”

喻文州愣了一下,然后才回答:“8月6号,晚上最后一场了。”他没用决赛这个词,但是叶修知道这确实是他因为不幸穿越而错失的最后一场比赛。

“吃过了吗?”中国队第一任领队叶修很严肃地问中国队第一任队长,“最后一顿了,要吃饱啊。”如果不出意外,他们上午就将启程去总决赛场地,午餐和晚餐应该不会再回这家酒店。

“正要去吃。”喻文州说,“他们都去了。”

叶修点点头,喻文州放下昨晚的训练记录,就自动走出去,给他留下了梳洗时间。喻文州很明显是因为叶修难得迟到,特地来看看情况。

叶修到餐厅的时候碰到了同样已经让他看着不适应的、戴眼镜的张新杰,他还是一如既往地一个人坐在那里,默默吃早饭。看见叶修的时候,张副队坚持了食不语的原则,只是点了一下头。叶修也微微点头。然后扫视了一眼整个餐厅,看看队员们都来了没有。他一眼就看到孙翔把队服系在腰上,只穿了件T恤坐在门边,大口大口吃蛋糕。

其实从看见孙翔开始,叶修就应该发现不对劲——孙翔从第一天起就抱怨点心不合胃口,从此再也没吃过这家酒店的甜品。但是叶修自己也处在恍惚状态,所以忽略了这个可怕的信号。他粗粗扫了一眼整个餐厅,发现张佳乐还没来。身为领队,叶修大大自然是任劳任怨地去找这位元老级人物。

“关键时刻别掉链子啊!”张佳乐的房门是开着的,叶修直接走了进去,同时庆幸自己居然还清楚地记得他们的房间号,“喂,人呢?”

他听到卫生间里有水声,便走过去敲门:“拉肚子了?难道是怯场?行不行啊你,要不换哥上?”

里面没有回音,叶修直接推开门,发现张佳乐正站在镜子前,放任热水哗啦啦地流淌,手里拿着个东西在傻乎乎地看。叶修好奇地走过去,发现他用十分满足的表情看着两把牙刷,一把是酒店提供的,还有一把电动牙刷,应该是他自己带来的。

叶修:“……”他终于开始发现不对了。

果然,张佳乐发现了他之后,立刻用一种感叹的语气,以及十分欣喜的神色说:“原来这就是牙刷啊!我总算明白了!”

对叶修来说,这个世界里国家队首次出征的终极噩梦就是从此刻开始。

叶修拉着还在一个劲赞美牙刷,赞美电梯,赞美一切光明美好事物的张佳乐大仙,迅速地寻找其他目标——他得搞明白那个世界到底有多少人跟着自己混进来了!同时心里在暗暗祈祷可千万别再有了!少了一个会打荣耀的张佳乐他还能找借口临时顶上,再少一个他也受不了啊。临阵换人本来就是大忌,今晚可就要决赛了!

他们遇到的第二个人是黄少天。想起早餐的时候也没看到他,叶修直接踹开了他的房门,然后立刻松了口气。

黄少天戴着耳机,背对着他们坐在电脑前。屏幕上的光电效果绚烂夺目,他正在打荣耀。叶修松口气之后又长长地舒了口气。按照反复研究,最后定好的计划,黄少天可是今晚战术的奇兵,他要是出了问题,他们就对不起祖国人民了。

可惜他放心得太早了。黄少天的反应一向灵敏,这会儿已经转过椅子,摘下了耳机。他兴奋地说:“叶秋!叶秋叶秋叶秋叶秋!这个东西好好玩啊哈哈哈!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这里有这么好玩的东西!这就是你说的游戏吗?我刚才把那个人打死了他是真的死了吗?叶秋你这儿真是太有意思了!咦张道友,你什么时候来的?别关机啊我好不容易打开的!”

他终于发现了跑去研究电脑的张佳乐。然后两个对一切都很新奇的神仙哥哥,直接丢下脸色发青的叶修,跑去讨论这个大大的“水镜”到底是由什么做成的了。

张佳乐还没忘记向黄少天炫耀真正的宝藏:“我找到了牙刷。”

黄少天也十分惊奇:“我去,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啊!那咱们用的那些都差了很多啊!毛没有这么密好像!咦咦咦它还会颤抖!原来是先天灵宝吗?”

在叶修那一句“会打雷了不起啊,出门带牙刷了吗?”成为经典,代替“你要战,那便战!”以及“做一场再说!”这种狠话,在诸天万界流行了整整一万五千年后,一直被“小时候没用过牙刷导致时髦值总比叶秋低半头”这个问题所困扰的天仙大大们……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真正的牙刷!

叶修调整好心情,面无表情关上房门,再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,继续寻找下一个对象。真是想曹操曹操就到,长发披肩身穿短裙的苏沐橙面带微笑迎面走来,手里还拿着饮料,一看见他就问:“你怎么不吃早饭就走啦?喝不喝牛奶?”

叶修警惕地问:“沐橙?”

苏沐橙声音脆脆地答应了:“哎?怎么啦?”

叶修没让自己松口气:“会玩游戏吗?”

苏沐橙很惊奇地看着他:“当然会啊,不是你教我的吗?”

叶修终于松了口气:“没事了,去休息一下,集合的时候叫你。”

苏沐橙哦了一声,然后拉住要和自己擦肩而过的叶修,掏出漂亮的手机说:“等一下等一下!我想叫云秀也来这边玩,刚才一个红头发的妖怪说用这个就可以找到她呢,这是召集令牌吗?怎么用呀?”

“……”叶修一时说不出话来,半天才说,“你怎么也来了!给我回去!”

“可是我还想找云秀呢啊……”苏沐橙很委屈,“大家都来了为什么就要我回去啊……”

大家都来了是什么意思?叶修觉得头都大了,他丢下抱着手机的苏沐橙,直接往肖时钦的房间走,才走了一半,就看见肖时钦和唐昊肩并肩走过来了,唐昊一边低头玩着手机游戏,一边说:“叶秋,这个宇宙还真不错,我不回去了。”

完了,叶修无奈地冲他们挥了挥手。好在肖时钦观察细致,看出了他的担忧:“前辈不用太担心,既然两个宇宙的本源一致只是表现形式不同,那么我想我还是我,只是还没来得及像前辈一样融合记忆。不过半天时间足够了,今晚的比赛应该没有问题。”

“……”叶修半点都没被安慰到,而是用惊悚的语气问,“什么本源?什么表现形式?”

肖时钦拿出他的平板电脑,点开屏幕给他看长长的书单,里面包含了大量的理论物理和哲学书籍:“我读了一个时辰了,大概能想明白吧。不过这个宇宙的书籍比不上我们,不能直接投影入识海很不方便啊。”

你阅读的方式不对啊小肖……

叶修游魂一样走在酒店的走廊里,然后他心不在焉地看见了似乎同样心不在焉的周泽楷。清清爽爽的小周穿着帅帅的队服,一个人走出电梯。大概是没整理好,头发还有点翘。看上去特别可爱。

周泽楷也看见了他,立刻露出一个微笑。当然,还是没说话。

叶修也习惯性地冲他笑了笑,然后在他脸上啾了一口:“还记得怎么玩神枪手吧?今晚就靠你了啊。”

周泽楷:“……”

叶修正要去找下一个,发现周泽楷还盯着自己,他无奈地又在他嘴角上啄了一下:“好了忙着呢。你去看着1512那俩家伙,就算不能送回去,也别让他们出房门。”

周泽楷本能的点了点头:“……”

“乖。”叶修拍拍他的脸,走进了电梯,他还得去找其他人呢。所以完全没看见周泽楷的表情。

周泽楷站在那里没动,他沉默伸出手摸着自己的嘴唇,手指尖都颤抖了。要是这时候电梯门还没关严实,叶修就能看见他的神情——那是看见鬼一样的表情,是异常震惊外加异常疑惑的眼神。

但是在电梯口站了很久很久,被好几个国家的战队围观了至少十分钟后,完全没感觉到周围有人经过的枪王大大,脸渐渐红了起来。

评论(45)

热度(735)